猝忽

自以为诗。

再认识一次

要在坚硬的生活里做一件软和的事了
比如去足够遥远的地方,去认识一位老朋友
你一定私藏了许多街道和骑楼的名字

上楼吧,铁艺窗外的白云想让人摸上一把
这样会招惹来一些雨水吗
太阳迟迟不肯落山
我们应该从滨江长廊的风里再经过一次

而牌坊街。大部分人说着普通话
恍惚间我好像没有走远,直到你说
那里是你的小学,前面有你上过的初中
这不足一公里
整条路都是你年轻的样子

绿茶已经行遍我的腹腔
如同我行遍你所在的山水
穿堂走巷,我也做了一夜的潮州人

琐事

今夏的沉闷空气很适合下酒
母亲打开一坛招待客人,也用来浸泡红辣椒
收藏证印着“二十年陈酿”的字样
我在房里看了三年之久,早就喝够了
每次打开,酒香沾满衣服和头发
还有些倒在无名的梦境
吞咽,颤动的喉结,口干舌燥——
母亲和客人们在客厅聊起子女来,少不了谈婚论嫁
声音忽远忽近,我从不作答
干脆把自己放进桌台上的某株绿植里
我还不知道这朵红色的名字,它今天才开
在早上六点到十点之间
这个时候,我想
我的妹妹还在四川,练着钢琴

撑篙的故人


桂林是一只竹排的名字
每一撑就打泼些漓江的水
山也不动,任由穿着蓑衣的男人撒网
把整个天空扯下来,投到水里
喂鱼
喂好看的眼睛

但云是不溶于水的,它只过来饮水
和提着铁皮桶的女人一样
受赠。也修饰所有比喻
例如水月洞是被咬出来的
无处消磨时间的人跳下去游水
大概二十年前了
我亲眼所见

现在,还叫得出名字的事物已经所剩不多
迷路不常有,倒不用为此生愁
往事写在每个人脸上
有的瘦,有的沉默,有的喝着漓泉
而诗以外
打过照面的人,走在滨江路上的人
敲打一面薄脆的月光

许多人在等着,不动声色的
成了一起撑篙的故人

来者

多年前我就意识到
我们一生都走在告别和重逢的路上
时间更像一场场旧事累积
于某个时刻,便降临在干涸的喉结
面对某某,以曾是好友的身份
以姓名的全称
道出一丛此夜过后就凋谢的花

而你早就料到
此刻,你是占卜师
是手持塔罗牌的吉普赛女郎
——走吧
出走的路线还记得吗
从这里到这里是最崎岖的,再从这里
回来

走吧。就这样
我就不去找你了

那什么。。我想。。打个广告。。
我和朋友们出了一本集子【合集,包括诗歌,短篇小说,古诗词,散文随笔】。。有没有感兴趣的。。32一本包邮。
好害怕,这里大佬太多了,第一次打广告,原谅我。
对了我们还送精致手工书签!!
可我现在怂的一批,希望有兴趣的大佬私戳或者回我一下下。

打完就跑,溜了溜了。

书名/《灯下拾遗》
材质/封面硬壳 内页80克米黄
价格 32一本 / 包邮    7月10号左右寄书
送 精致手工书签三款【随机】
材质/300g黑卡,米色拉菲草绳,BD印台
经典款和虚度时光款 金粉膜
灯下拾遗款 粗磨砂

感兴趣的戳戳我呀!🙈

另外两本《自以为诗》和《虚度时光》是以前出的两本。习惯性凑九张图!

高温津贴是,一支伊利心情
心理预期是一碗桂花凉粉,多蘸几下薄荷
凉滋滋的,从八里一路到七路
35℃,引发事物的粘性
包括口袋里的零钱和湿漉漉的头发
上眼皮和下眼皮也快要粘住了
我看见远方楼房扭曲,树木拜佛
街道如期举办一场盛大的海市蜃楼
我浸在海里
从背部掀起一层浪潮
多余的盐分倾吐在我的衣服上
吐成拔起的山峦和空中的大桥
现在,我要爬到山顶
拍熄那颗太阳

另一位新疆朋友

与北京时间有两小时时差
人们来不及提起馕,烤肉或者戈壁
新疆——
离北方有些远了
南方更远
风景到九月才停
你一头转进南方的城市
没有好喝的酸奶和好吃的瓜果
还好,你透露出来的消息都称得上积极
爱父母爱姥姥
爱室友爱猫
爱画画爱写诗
……
对了,我看过那些很漂亮的画
惹人喜欢。还有那些诗——
如同木梯般的诗行
有张枣的意味
但这并不是危险的旅程
今晚
如果没有世界杯
我一定会看完你以诗为名的文档

我所知的幸运

我想我们在高中就认识了对吗
你当时斯诺克打的可不太好,我经常赢
年轻是容易在这种游戏上获得满足感
直到现在我也偶尔打一会儿,也经常赢

关于你,我已经所知甚少
襄阳是最大的记忆
看过金庸的人对那里总有一点遗憾和向往
你好像说过,那里没什么可看的了

陆续拼成的记忆来自你的朋友圈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加上的
可这不失为一件幸事
去杭州游玩还问过你攻略
你说了许多,毕竟是拥有着四年的生活经验

也请你帮过几个忙,这很重要
我的朋友们很感谢你
不只是因为你设计的图好看,更多是因为你本人
——后来,聊天时我在想
原来你是一名设计师与文艺工作者

名字不重要

别想我在院子里给你手写一封信了
我没有院子,也没有寄过信
手写这种慢吞吞的方式和你喳喳的语速也不相符
别想啦

可我有时候常想
你为什么好像什么都会
音频剪辑、唱歌、手工、作图
就是不够厉害,要不然够我吹半年的

听说你已经在面试了
幼师是一个美好的职业,小朋友也是美好的
第一次我抱起我妹的时候,眼前的一切都柔软了
我想你也深知的吧
因为你也是可爱又美好的人呀

年少

(1)

2015年,二月或者四月
晴。生分地说上几句话,不着边际
像弹棉花,浪费了你的酒
也谈不上。你毕竟是位诗人
新疆是笔下的爱人,穿着木屐
还有穿着其他盛装,甚至不穿的,你不肯说
那一年多了许多嘈嘈切切的记忆
我把这些像添柴似的喂进诗里
燃不起大火,也没有噼啪作响的声音
如果我们还能相逢一笑
喊你一声情诗王
你还有写情诗的对象吗
要是没有,我和镜子、蜗牛
我们今夜就动身
请你喝酒
喝到恰好就写诗

(2)

常挂念
蓝罐的奶啤是什么滋味
你夸不绝口
上次在超市看到,八块钱买下来
又想到你这欠人八百大钞的混蛋多么可恶
让十一个人担心
你可以大病一场,又一场
骨瘦如柴。没了引擎的震响
没了调戏的姑娘,没了自如的空气
没了幻想
你还是位瘦诗人
熊猫说,你什么都好,就是不还钱
你说
“你还是个有趣的人——

随手就把身影投进古道
压着了瘦马”